776 0
2016-02-24 Dodu 业界资讯

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HoloLens成功,有人也想看笑话,或者说,看微软重蹈Kincet和Lumia的覆辙。

按现在的眼光来看,作为Project Natal的成品,Kinect无疑是失败的。我们不可否认刚刚微软推出Kinect时的惊艳,也不可否认第一次玩到体感游戏时的带来的奇妙体验,但这仅仅是昙花一现。诸多原因导致Kinect并不能给用户留下深刻印象,而进入新世代的Kinect甚至拖累了Xbox One主机的销量。

Windows Phone的前景十分黯淡,尽管OEM厂商开始陆续推出基于后续版本Win10 Mobile的手机,业内也有看好Windows 10 Mobile的声音,但是生态上的劣势早已让Windows Phone很难再赶上竞争对手。

因此作为微软新一代“黑科技”,HoloLens需要在技术上保证先进性和易用性,又需要保证用用足够大的消费市场才能拥有更大的名气和更长久的生命周期。因此面对Kinect和Lumia的现状,HoloLens也吸取了“前辈”的经验教训。

Kinect首次推出时,得到了时任微软CEO史蒂夫·鲍尔默的鼎力支持。Xbox团队希望借助Kinect消除对手柄的刚需,并将其运用到更广泛的应用场景以及游戏中去。

但很快,Kinect的软肋便显现出来。其中最大的问题就出在技术上。当时为Kinect配备的感应器没有完全准备就绪,它在实际工作中只能发挥原本能力的90%;而缺少了10%能力的Kinect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成为了不折不扣的半成品:感应空间受限,手势动作延迟等问题都是玩家集中抱怨的弊病。

进入第八世代之后,微软的战略失误并没有让Kinect重新焕发活力,甚至拖累了Xbox One的销量。在2013年E3前后,微软公布Xbox One将强制绑定单品售价高达150美元但技术含量和应用场景极为狭窄的Kinect 2的时候,玩家与业界一片哗然。尽管Xbox One初期销量不佳还有着其他因素,但同捆Kinect导致主机价格居高不下的问题却触及到了消费者最敏感的地方。

对Alex Kipman来说,Kinect的失败注定是一次不愉快的经历。对于现在的HoloLens,微软有关团队在功能实现上更加小心翼翼。最近的TED大会上,Alex Kipman就已经表达出HoloLens能够在技术更加成熟之后,再推出适用于消费者的版本的想法。

“微软会在未来几个月内发布定价在3000美元左右的开发者版本,但其消费者版本很有可能无限期推迟。”2015年9月,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在旧金山出席科技盛会Dreamforce时曾这样表示。他认为HoloLens真正面向消费者发售还需要五年的时间。

我们不能否认HoloLens有着革命性的体验,但我们更不能忽视其发展的另一个阻碍——应用场景和消费级内容的匮乏

Windows Phone正是生态内容缺失的受害者,由于缺乏完整的应用生态,Windows Phone的可用性根本无法与Android和iOS相抗衡。而由于Windows Phone的颓势,微软的移动战略之路越走越艰难。甚至让微软做出了注销手机业务资产,将移动战略转移到应用服务的跨平台的体验上来。

Windows Phone生态内容的缺失除了表现在应用数量不足外,应用质量普遍不高并且开发者不愿维护后续版本等问题,也是Windows Phone的发展阻碍。生态的不断恶化还反过来导致Windows Phone市场份额甚至是设备销量的下滑,如此便产生了恶性循环。因此HoloLens若要能够让用户愿意使用这款新产品,建立完善、友好的生态是必须要做好的事情。

如果HoloLens的应用生态跟不上硬件本身的发展脚步,也许HoloLens将会变成下一个Windows Phone。幸运的是,微软选择先发布售价高达3000美元的HoloLens开发者版本,以此来为HoloLens打好生态的基础,微软已经意识到了生态对于HoloLens发展的影响。

对于微软而言,HoloLens可能将会给未来人类的日常生活带来巨大变革,但在此之前微软还有许多准备工作要做。微软在利用HoloLens在开拓一个新的市场领域时,也吸取了Kinect和Windows Phone上那些血淋林的教训,先完善HoloLens上涉及到的相关技术,解决好各种问题,然后再通过与企业合作以及推出开发者套件等来拓展HoloLens的应用场景和消费级内容。

技术创新先人一步,在开发方面又稳扎稳打,这也让我们更加期待HoloLens未来在市场中、在人类日常生活中的表现。


发表评论: